《闽潮波澜》系列21
政商关系(完)
■本报:李君报导
2008年8月26日刊登

1945年到50年代的十几年间,是陈木林一生中最辉煌的岁月,到了1955年,他听从医生的忠告,辞去了所有的官方与民间社团的职位,更逐步的把生意交由两名儿子去打理,本身则退居幕后,进入退休状态。

陈木林任9年主席
潮商气势凌驾闽商

●20世纪60年代中叶,古晋几位天王级的闽潮商,与当时的砂拉越州长敦哈志奥本合影,图中左起为陈木林、刘振藩、敦哈志奥本、黄庆昌与陈何遵。

●末代拉者梵恩纳(右二)与王妃丝米亚(右),在1946年从伦敦返回古晋,准备召开国会投票通过将砂拉越让渡给英国为殖民地的法案,坐在他背后的老者,便是华人总侨长王长水。

英国统治砂拉越的17年(1946—1963)间,古晋潮商尤其是懂得英文的“红毛派”人士,纵横政经无往不利,标杆人物包括了陈木林、刘振藩和陈何遵等,都拥有O.B.E.大英帝国有功勋章。
闽商领袖黄庆昌在向其挚友,即第三任拉者梵恩纳进谏,力劝他收回让渡的成命,重新回到砂拉越掌政的努力失败后,曾在1937年被委为国会议员的他,似乎就此不再过问政事,而以他马首是瞻的闽商,在英殖民地朝代,也显得格外低调,仅专心于生意。
另一边厢,潮商却相对活络了许多,他们“亲英”的坚定立场,换得了英殖民地政府所回馈的很多商机,而且也打破了过去古晋中华总商会,一路来都由王长水、黄庆昌等闽商领导的旧局,潮属的陈木林,在1947年脱颖而出,一连担任了9年的主席职,整体而言,在英殖民地时代,潮商的气势确实有凌驾闽商之上的迹象。
陈木林(1897—1985)在1920年于甘蜜街创立丰裕公司,经营京果与土产买卖,由于长袖善舞,很快便在商界闯出一片天地,加上为人古道热肠,在商馀积极投身慈善公益事业,因此在20世纪30年代,迅速崛起成了古晋新一代的华人社团领袖。
年少时念过几年英文书,过后还自修不怠的他,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在末代拉者时,已经与王室往来密切,并在1935年获委为潮属侨长,翌年出任潮州公会主席要职,成为政府与潮属侨民沟通的重要桥梁。
日军在1941年的平安夜占领了古晋,陈木林与众侨领相继被捕,在黑牢中饱受凌虐,数周后侥幸获释,携眷避居巴哥,但他也领用自由身的方便,经常冒险以不同的管道,持续暗中接济金钱,或食物予那些被日军囚禁在巴都林当俘虏营的欧籍友人,他的善举后来还获英国驻砂总督的公开表扬。

●陈木林与英殖民地政府关系良好,被喻为亲英红毛派人士,图为他在1946年获得拉者封赐C.S.S.宝星勋章后摄。

陈木林荣获
C.S.S.宝星勋章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46年的3月,陈木林荣获末代拉者梵恩纳颁赐C.S.S.宝星勋章,随后还委他当任期3年的国会议员,而首次参与会议,便要他投票支持将砂拉越让渡予英国为殖民地的法案。
其实拉者在临投票前,才委任陈木林当国会议员,显然已经认定他会投下支持票,然而在当时的整个大环境,却已形成支持与反让渡两个壁垒分明的集团,而华社里的左翼华侨青年社首先表态反对让渡,甚至发动华人社团大连署,声明当时的三名官委华裔国会议员陈木林、王合隆与丘炳农,无权代表全体华人作出投票。
尽管左翼团体和马来社群强烈反对将砂拉越让渡给英国,但在1946年5月中旬所举行的国会票决中,还是以19比15的微小差距通过了让渡法案,包括陈木林在内的三名官委华裔议员,不负拉者所托的投下了支持票,同年的7月1日,砂正式成为英国的殖民地。
鉴于在让渡初期,各族民众对新宗主国缺乏认同,陈木林在此段时间里,经常于他所领导社团,好象潮州公会和中华总商会的聚会上,不断忠告本地的华侨,必须遵守殖民地政府所施行的所有法律,和效忠女皇等亲英言论。
这种立场让他荣获英女皇封赐O.B.E.勋章,同时在英殖民地政府的支持下,他的丰裕公司可谓鸿图大展,业务从最初的京果土产生意,渐趋向多元化发展,特别是在进口贸易方面大有斩获,独家代理多个西欧品牌的洋酒、啤酒、炼乳、奶粉、面粉和枪械,还以特惠的价格,向慕娘公司买下了位于马当的大型橡胶园丘“红毛园”。

●1946年10月29日英国驻砂首任总督抵晋时,陈木林等侨界代表所签发的文告。

●王其辉(中间持帽者)在50年代末,马不停蹄的奔走全砂各省,为刚成立的人联党召兵买马。

“红毛园”砂拉越三大园丘之一
此座“红毛园”橡胶大园丘位于马当双溪丁亚,面积近3000亩,是仅次于三马拉汉省“日本园”的砂拉越三大园丘之一,原本是属于英资慕娘公司所有,早在战前,业主便引进大批的劳工,在此栽种高产量橡胶,并曾得到极佳的回报,尤其是在1950年韩战爆发后,因国际天然胶价格暴涨,一连三年都让业主进帐不菲,然而到了50年代中叶,慕娘公司由于整体大环境的关系,正逐步收缩他在拉者朝代所开拓出来的商业疆土,“红毛园”亦在英殖民地官员的穿针引线下,以相当特惠的价格,脱售予陈木林家族。
陈家在接管了红毛园后,除了维持原有的橡胶产量,更注入大笔资金扩建猪寮,大规模养殖生猪,奈何橡胶行情的顶峰期已过,进入60年代后,橡胶的国际盘价益形低落,园丘的收益不大,迫使陈家把园丘分割成小地段,零售予从海口区迁来马当定居的农户,直至70年代末,业主更把最后一片地段卖给发展商,建成了现在的“玛丽哈花园”。
1945年到50年代的十几年间,是陈木林一生中最辉煌的岁月,到了1955年,他听从医生的忠告,辞去了所有的官方与民间社团的职位,更逐步的把生意交由两名儿子去打理,本身则退居幕后,进入退休状态。
在英殖民地朝代,于官方极有影响力的潮商,还有刘建发的孙子刘振藩(1897—1975),他亦精通英文,年轻时曾担任公务员,后来辞官协助叔父打理家族的橡胶园丘,战后他在大石路邮政总局对面的一间店铺内,开设刘氏父子有限公司,代理英国牌子的缝衣车和其他洋货,在1955年时,获得英女皇封赐O.B.E有功勋衔。
英国统治初期,殖民地政府为了巩固政权,极力拉拢各族头人,包括了华社各方言群体的领袖,而这些社团领导,又多数是商人,因而提供更多的商机成了最诱引人的香饵,且成功的网罗了一些华社头头,在未来的几年内为统治者的种种政策背书。
迈入20世纪50年代,世界各地掀起的反帝、反殖和民族解放运动的旋风,直接冲撞向大英帝国,砂拉越当然也不能置身于这场暴风圈外,特别是受到新中国成立的激励,左派政治势力迅速膨胀,争取自治独立的声浪日隆,英殖民地政府有步骤的广纳华社内接受英文教育,且政治立场亲英的“精英”,扶持他们步上从政之路,而拉者时代三合兴港主,著名的潮属大老陈亚戊令公子陈何遵便是一个例子。
陈何遵在1906年出生于七哩三合兴港的祖厝,自小接受英文教育,圣约瑟中学毕业后,受聘于美里油田公司,后来进入工程局绘测部当绘图员,20年代中期,辞官前往上海,在当地一家著名的绘测楼当实习生,边工作边修读绘测专业课程,1929年返砂创设建筑公司,承建了成邦江西连公路和七哩机场。

●1956年古晋市民首次行使投票权,直接选出古晋市议会议员,图为万福路平民房的民众,正于投票站外排队轮候投票的情景。

●陈何遵(后排中坐者)在中选为古晋市议会主席后,首次坐在主席台致辞的历史性照片。

1956年陈何遵当选市议员
凭着显赫的身世背景,和与殖民地政府高层关系密切,陈何遵在执政者的鼓励下,步上了从政之路,而1956年古晋市议会的首次议员直选中脱颖而出,当选为市议员,随后更中选为市议会主席。
50年代的古晋市议会选举,还真的是铺设了一个平台,让各路对政治有兴趣的英豪们各逞身手,同时也给予各议员相互了解各自的政治路向,进而成了日后筹组政党的重要班底,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当选的市议员里,很多后来都成了政坛的重量级人物,当中就包括了后来创立人联党的闽商少壮领袖王其辉、田绍熙和宋天祝等等。
正因为1959年成立的人联党,在华社广受支持,然而她喊出反殖、反帝和争取独立的激进政治诉求,引来英殖民地政府的戒心,于是便不断拉拢当时的一些亲英华商和知识份子,鼓励他们成立右翼政党。
于是便有一批亲英潮商包括陈何遵、张桂生与诗巫榕属商人,在殖民地政府的扶持下,于1962年7月1日成立砂华公会,效仿马华公会在西马合组联盟政府的模式,联合砂拉越国统党、国民党和保守党等,组织砂劳越本身的联盟阵线。
先后由陈何遵与林鹏寿所领导的砂华公会,受到当时潮州公会领导层的支持,然而居于砂华的党要们,大都是腰缠万贯的资本家,缺乏政治信仰和理想,没有群众根基,对华社没有太大的影响力,60年代中叶以后,因教育、经济与政治等课题的立场,和广大华社的摩擦尖锐化,也一度使潮商与闽商的关系紧张起来。
1970年的州选举后,人联党与土著党和保守党组成联合政府,砂华公会失去了代表性,部分领袖跳槽人联或国民党,并在1974年正式宣布解散,从此华社内部包括方言社群中,因政治矛盾而对峙的氛围,就迅速的缓和下来。

●作为华人总侨长王长水的孙子,砂拉越首富黄庆昌的女婿,王其辉的望族背景,无论在民间或是官方,都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1959年陈木林与到访的菲立亲王在晚宴上握手寒暄的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