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原记录>
系列(19)
同仇敌忾的反日怒潮(4)

■本报李君报导

学生上街卖“爱国花”,筹募义款援华抗日。

兴安才子涂耐冰与妻子陈璧人的画像。





 

2006年6月23日刊登

中日大战爆发后,<古晋新闻日刊>和<砂劳越日报>先后在古晋出版,诗巫则有<诗巫新闻日刊>与<华侨日报>,全是应时局之需而发行的华文报章,旨在报道中国前线战况,和大量刊载鼓吹抗日的文学作品,激励爱国救亡的民族情操。

抗日文章
影响战后华社政治路向


古晋新闻报日刊是由战前文化人叶瑞岩主编,砂劳越日报则是由兴化属才子涂耐冰任总编辑,这两份报章仅发行两年多时间,便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蔓延至门前,日本侵占砂劳越而停刊,但却在推动抗日运动上,扮演着最佳号手的角色,特别是由古晋中华总商会所支持出版的砂劳越日报,在当年更是一纸风行,广在民间传阅。

原来在古晋的砂劳越华商商会主席黄庆昌,于1937年杪联合各属侨领成立了筹账会后,很多侨领咸认需要办一份报章,让民众掌握中日战争前线的实况,并发挥号召抗日的影响力,然而办报资金易筹,要在当时的社会里,寻找一位会写能编的高手却很艰难。

黄庆昌的一位亲戚兼商业伙伴,知名左手书法家许聪思(1897—1959),在得知商会要觅人办报后,便力荐他在厦门集美师范学院的老校友涂耐冰——

福建兴安属的涂耐冰(1905—1967),字元萼,生在莆田的一个乡绅之家,幼年在私塾受教育,打下了深厚的国学基础,十四岁时远赴厦门的集美师范学院就读,成绩名列前茅,尤擅于地理、地质和气象学,毕业后,在母校执教两年,继而考进了南京中央研究院深造,专门钻研气象学。

战前一份在诗巫发行,旨在鼓吹援华抗日的华文报章——诗巫新闻日刊。

<诗巫新闻日刊>的文艺副刊“奔流”版面一瞥。

涂耐冰
撰文声讨日本侵略者


1933年涂耐冰参与蔡廷楷的“反蒋介石闽变”兵败后,带着家眷从福州逃到厦门的鼓浪屿避难,在他于集美学院的一名旧侨生之力邀下,举家南渡到沙巴,出任保佛学校的校长职,而他的妻子陈璧人亦接掌丹南学校的校长职,夫妻俩各掌管一间学校的校政,蔚为风下之州的教育界美谈。

涂君伉俪首创华语教学

科班出生的涂君伉俪在到任后,开了当地以华语教学的先河,和推动华人讲华语的风气,使沙巴在四、五十年代,华语便已在市面上普及化,涂氏夫妇当真是功不可没。

与他有着同窗之谊的许聪思,深知涂耐冰的文笔尖锐,有着不畏强权,敢于批判政局与时弊的道德勇气,曾经在家乡莆田批斗土豪劣绅,还在厦门的“钟声”杂志撰文批判国民党政局,也在南京时声讨当朝高官的光荣战役,所以向黄庆昌力主聘用涂耐冰。

就这样涂耐冰在1937年杪带着妻小来到古晋,出任商会的中文书兼座办,月薪六十元,而他的妻子陈璧人则被安排于福建学校执教,不久后,编辑部设在商会内的<砂劳越日报>创刊了,社长为黄庆昌,主事者包括了蔡木兴和蔡肃仁,主编则是涂耐冰,助编有涂元怡,印刷则由许聪思负责监督,另有一位职员负责召报份和广告,编辑部最重要的设备,便是一台向商会借来的收音机。

它是当年收听国际新闻来源的主要工具,然而由于收音效果差,杂音过大,收听者必须倾俯着耳朵去细听,然后把消息笔录下来,此种接听收音机写新闻的作法,一直维持到战后好一段时间。

热血文章激发民众抗日情绪

砂劳越日报每天出版一大张,因当时古晋人口不多,通向外省的交通不发达,每日的发行量约400份,订费每月一元,报纸开宗明义打着宣传抗日救国,报道最新战况,鼓吹华侨团结一致,齐心共退外侮的旗号,内容有新闻、社论、散文、时事评论和一些小广告,报份虽然不多,却发挥了极大的影响力,帮筹账会成功发动了一波接一波的募捐运动。

涂耐冰以尖锐的笔锋,向日本军国主义大肆讨伐,鼓动群众援华抗日,而一些侨领的公开演讲词,和见诸报端的反日文告,也全都出自他的手笔,致使他的“文名”传遍南洋诸国。

抗日波涛越滚越澎湃,涂氏的热血文章,号召了很多知识份子加入了他的行列,撰文声讨日本侵略者,其中就包括了左派学人伍禅等人,他们激发了民众同仇敌忾的抗日情绪,感动各商号慷慨的捐出巨款,中、小学校发动了形形色色的义卖,尤其是华校老师更组织了学生,手捧着花篮,脖子上挂着募捐箱,走上街头向路人兜售“爱国花”。

左手书法家许聪思(右),负责<砂劳越日报>的发行工作。

涂耐冰(左)与同窗挚友许聪思(右)等合摄。

<华侨日报>是于1940年,由<诗巫新闻日刊>与<鹅江日报>合并而成,也是份号召民众起来抗日的报纸。

知识份子
积极办报为鼓吹抗日


援华抗日的浪涛前赴后继,抵制日本货的社会运动被推向最高峰,当时身兼筹账会秘书长的涂耐冰,非但扮演了为文救国的知识份子角色,也在英、日交战后,出任英国政府所组织的砂劳越人民援英会的秘书长,协调原有的援华筹账会,统一抗日的口径。

于此同时期,另一份华文报章<诗巫新闻日刊>,也在1939年7月1日创刊了,社长为刘子钦,所刊登的新闻重点,与古晋的砂劳越日报大同小异,主要在呼吁华侨积极投入“抗日救亡”的运动。

诗巫新闻日刊的特色,是拥有内容极其丰富的文艺副刊,当中尤以“奔流”副刊最为读者们所喜爱,她的编辑刘贤任(1899—1986),笔名雅痴、哑蝉,号止园,福州闽清六都角乡人氏,于中学毕业后投入教育工作,1926年应聘到诗巫任教,曾在诗巫多家小学担任校长,是诗巫筹账会的宣传主任,积极投入抗日文宣工作,擅长于写诗、散文与小说,在日治时遭通缉,所幸得脱虎口,并写下了记录那段逃亡历险经历的小说——“苦杯”,战后继续于教育界服务,出任黄乃裳中学校长,对文教界的贡献良多。

报界抗日文章广为流传

“奔流”副刊所登载的作品,以抗战诗歌最脍炙人口,其中有不少鼓动民众奋勇抗战的诗作,便是出自其编辑刘贤任的手笔,此外诗巫也有不少学生团体,在此段时间在<诗巫新闻日刊>内开辟文艺副刊,齐声讨伐穷兵黩武的日本侵略者,是“抗战文艺”最为蓬勃的岁月。

光南学生会是最先在<诗巫新闻日刊>开辟副刊的团体,她的“励志”副刊在1939年10月2日创刊,主编便是光南中学的校长丘絮絮,他在发刊词内,语重心长的写道:“……在动荡扰攘的大时代中,在艰难困苦的抗战过程,中国青年任务是双倍重大的。赶上时代,尽忠国家,必须充实学问,淬励品性,才能胜任,我所望于本校同学者在此,而<励志>的创刊,旨亦如此。”

丘絮絮为马华著名小说家

丘絮絮(1909—1967)出生于中国福建省的一个县城里,曾就读于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后来加入教育工作的行列,1936年离开动荡不安的家乡,南来诗巫任教,并在1939年出任光南中学校长,是马华著名的小说家,作品计有“荣归”、“学府风光”、“在大时代中”、“变”、“房东太太”、“大时代中的插曲”等等,中篇小说则有“播种者”,同时尚出版有诗集“生之歌”、“呼吁”等等,是位才华出众的多产作家,他在战后移居新加坡,任教于华侨中学。

诗巫筹账会的第三届委员合照。

刘贤任(中坐者)是诗巫新闻日刊的编辑,本身亦是抗日文学的多产作家,图为他
在1938年与华侨劝募寒衣委员会的全体委员合摄。

除了“励志”外,诗巫敦化中学学生自治会艺术股,也在1940年2月杪推出了“敦声”副刊,而中华中学学生会的“火花“副刊,则在1940年的4月17日创刊,这些由学生团体负责编辑的文艺天地,虽然名堂各不同,但内容皆以抗日为主题,而且文体则以爱国诗歌为多。

报界鼓动民众抗日风潮

与<诗巫新闻日刊>同时期发行的,还有由魏耐光、黄鼎州、刘孝善和蒋祥明等人合办的<鹅江日报>,这两家报社在1940年合并为<华侨日报>,继续扮演鼓动民众抗日风潮的角色。

1939年至1941年杪,是抗战文学百花齐放的旺季,无论是诗歌、小说或散文,甚至于街头剧,它们都有着强烈的战斗性,在提高海外华人反压迫、反侵略的政治意识上,起着极其深远的作用,同时也深深影响了战后的华社政治路向,特别是在反殖、反帝的政治斗争上。

让群众热血沸腾的抗日运动,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民族主义意识,使当时的华侨社会对他们祖居国投予无比的热爱,并对侵略者产生强烈的憎恨,很多青年在时代的召唤下,逸然赴华参与抗战,华侨社会则极尽了大后方的角色,源源不绝的给予前线物资上与精神上的无偿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