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泊三马丹海边

犀鸟情思 / 中国驻古晋前总领事 吴德广

1997年4月26日我和同事驱车前往三马丹,察看由中国云南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所承建的伦乐至三马丹公路。这条公路全长49.1公里,穿越9座桥梁。中国修路技术人员顶烈日冒高温战风雨,艰苦奋战近20个月建成一条以沥青铺设的平坦公路。公路的终点是三马丹,它是一个位于海边美丽的小镇。

前次我和同事度假日去过三马丹,来去匆匆,只是蜻蜓点水。这次承蒙三马丹中华公会及地方华人领袖的热情邀请和精心安排,一天游程张驰有度,委婉有致。

抵达后与华人领袖在三马丹中华公会座谈,然后参观了东方实业有限公司的养蚕间。中午三马丹中华公会等华人社团设丰盛的午宴招待我们。他们的热情招待,至今还盘桓心头。

我和同事有机会再次来到三马丹海边。在海边凝视大海,思绪起伏,心旷神怡。那时而平静时而狂怒的大海,那滚滚滔滔的海潮,那海边郁郁葱葱的热带风光……教人酩酊忘归。

在三马丹镇上海边码头,一片奇特的景象映入我的眼帘。潮水退去了,海边呈现一片别致景象,碧绿如黛的棵棵绿树好象从地下冒出来一般,枝叶繁茂。海边的滩地变成林带,把港湾打扮得十分秀丽。记得前次来时正逢涨潮,那里出现另一番景象,只见大海波涛起伏,海浪几乎淹没海边滩地上的树林,那些树林只露出了点点葱绿,树梢随波摇曳。

砂拉越有着修长的海岸线,奇特的森林,那种森林既不深居高山幽谷,也不落户于原野,而是生长在沿海一带,港湾、烂泥和盐碱地上。那种奇特的森林就是红树林。

绿色的树林却称红树林,叫人难忘。大概这种翠绿的树林与众不同之故吧!这种树林喜爱海边烂泥、盐碱,也耐高热。据介绍红树林根系发达,具有特殊的呼吸根,能吸收盐分。长年累月生活在海水中,是热带海边泥滩上特有的植物群。

红树林具有挡风杀浪的奇特功能,居住在海边的人,有了红森林,似有了天然的屏障,感觉安全多了。据说红树木质坚硬,纹理细密防腐力强,是制作小型家具、乐器的佳料。

沿着三马丹小镇海滨道路驱车约10分钟,便到了另一处海边,那里椰树茂密,一片葱茏。看,哪一株不昂然挺立!哪一株不摇曳生姿!穿过一片热带树林,来到广阔的海滩。那里是另一个世界,风平浪静,一阵阵的细浪亲吻细沙,沙是那样纯白细柔。远处有一群群的少男少女在那里弄潮,身着五颜六色的青年男女在浅海处 嬉水,有的还畅游至深海处。再往大海远处眺望,蓝绿的海水和湛蓝的天空溶为一体,此时谁也说不清哪是蓝天哪是大海。大海在烈日照耀下,只有无垠粼粼波光,看起来是那样柔美、恬静、温情脉脉。

在海滩上行走,到海边踩踩水,湿湿脚,此时人人感到对大海多了一份亲近感。朋友说,岸外那小岛屿是海龟岛,故名思义,那是海龟之家。游人可乘船去那里游览,但政府严禁游人在那里捕龟偷蛋,犯者被罚。

大海也有她不高兴的时候。记得前次来时大海就不像那天那样平静安祥。前次正逢涨潮,海涛愈来愈大,海潮轰鸣声也愈来愈响,溅起来的白浪不断向岸边打来, 愤怒般的波涛赶走了海边的弄潮人。海浪起伏,像高山似深谷。大海愤怒了!大海吼叫了!那时大海惊涛骇浪,有如万马奔腾地咆哮着,又象饥饿的野兽在寻找他们的牺牲品一般。狂怒的大海使我想起一件惨事,那是1996年5月16日在古晋实仁甲燃煤发电厂工作的4名中国技术人员借工余之暇前往青山白沙滩弄潮,不幸于海水涨潮时来不及逃难而惨遭溺毙。这是一个悲痛的教训。在翻腾的大海面前,尽管你是游泳的能手,也不得不被大海的怒潮和巨大的威力所折服。

在三马丹海边,深受大海的博大雄伟所感染,被大海的深邃神秘所吸引。大海给人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感慨。教人感知,人的生命多么渺小,而大海的生命是多么博大,无限的生命属于大海,永恒的生命属于大海。

三马丹海边观海之后已近黄昏,我和同事匆匆告别三马丹,沿着新建成的被称为中马友谊公路回古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