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猫城之猫

犀鸟情思 / 中国驻古晋前总领事 吴德广

离开古晋前夕,古晋兴安会馆赠送我们夫妇一份纪念品,其中有一只栩栩如生的瓷器猫儿,回国之后我把它放在客厅中,见到可爱的猫儿,我们似乎回到猫城。

我在古晋居住四年多,晓得古晋是马来语猫之意。记得那时,每当我见到从中国前往古晋访问的客人时,我几乎都向他们解释古晋之含义,谈及关于猫之传说,但至今我却未向朋友们诉说我在古晋时所经历关于猫的故事。

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宴席上,我请教古晋南市市长田承凯先生,古晋到底有多少猫,他没有给我肯定的回答。不过,我想,古晋肯定有百万只猫,家猫、野猫、白猫、黑猫……到处可见猫儿、要不,怎叫猫城?

我的官邸位于古晋美宝花园郑和统帅路第二巷121号,是一座美丽的别墅楼, 院内有草地、后院平台。我在那里居住二年多之后,有一天我下班回来,看见一只窜进院内、毛色黑白相间的猫,它仑皇地盯着我,看起来似饥饿。我先飨以一小片牛肉干,它舔而食之。日后它几乎都在同一时刻到来,我看它可怜,加之我对小动物的怜悯心,我则以饭后的残渣、骨头喂之,久之久之它干脆赖着不走。我任总领事,公务繁忙没有时间养猫,但面对着这只可怜的猫,我只好收养它。

为了改善猫儿的伙食,我让我的太太每星期六在甘密街买来猫鱼。尽管我的薪水不丰厚,但一次几个马币的猫鱼是花得来的。猫鱼加上白米饭成为这只猫一天三餐之美食。有我的饲养和保护,猫儿长得很好;也似乎很得意,变得高傲,自尊了。居然成为官邸的座上宾。它常常饱食之后,跳上我的本斯车车顶就睡,真是无法无天,我见到此,有点生气,赶它下车,但对它政策仍然十分宽容。

官邸边侧厨房是老鼠出没之处,我想此处定是这只猫英雄用武之地。有一天晚上,我让这只猫去厨房值班抓老鼠,不料它却深夜撕开纱窗溜之大吉,回到后院的猫屋去。尽管它没有为我们服务,我们还是留神它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没有赶它走。

我们夫妇与猫儿相处得很好。猫儿也相当了解人意。它有相当的解语,只要我们喊一声“猫咪”,它就喵的一声,摇摇摆摆走到你的跟前。每天我们下班,大门一响,它就跑来相迎,有时还在地上翻滚,表示亲热。几个月过去了,我们虽然花了一点钱但片时欢乐且相亲,它为我们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过了些日子,我发现这只猫腹部鼓起来,才知道这是一只母猫。不久它在后院平台旧报纸上诞生两只小猫,小猫出世,我们夫妇紧急动员,为母猫加强营养,为小猫清理猫屋。

两只小猫,一为咖啡色,一为黑色,一天天长大,十分可爱。小黑猫活泼好斗, 常常扑去逗母猫,当然母猫也伸出爪子撩惹小猫,随后就很有爱心地舔舔小猫全身。

两个月之后,小猫开始断奶,食我们送去的猫鱼。观看猫儿进食,十分有趣。每次我将饲料端去,两只小猫争先恐后抢食,母猫却在旁等候,当小猫吃饱游戏去, 或是抹抹脸就睡去时,母猫才不慌不忙将猫饭吃个净光。天天如此,母子之间似有 无限的深情。可惜,不久那只小黑猫被邻居的狗咬死了。

1998年4月母猫又怀小猫了,当然我们夫妇又是友善照顾,让母猫吃好的。再过些天,小猫降生了,喜事临门,一胎四个。母猫为了它的小猫,成天让四只小猫 在怀里乱挤,喂奶。有时有人来官邸搬旧报纸,它感到安全受威胁,一下子把小猫一个个叨离到别处去。母爱实在无以复加。在母猫的爱护下,四只小猫长得很快, 活泼可爱。加之猫“哥哥”,全家六口欢欢乐乐。

1998年8月初,我接到离任调令。8月16日我们夫妇去吉隆坡出差,因匆忙,没让人照顾,三天之后回到官邸,小猫已纷纷出走了,各奔前程。母猫恋屋,没有走, 我们还喂它,直到我们离开古晋。如今我们夫妇已在北京了,猫的命运如何?仍然是我们怀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