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财政预算案论坛《新契机·新挑战》

 

撰文 / 拿督陈日枝 (砂拉越中华总商会署理会长、古晋中华总商会会长)

《概况》

基于马来西亚的国体结构是“联合邦制”,砂拉越在立国契约下(新加坡退出独立后)是属于组成马来西亚的三“邦”之一,因此在治国体制下,主要部门,包括医药、教育、交通等均是由联邦政府集体掌管。

也因为是这个因素,我们的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宣布,并于本月14日在砂议会通过的“砂拉越2019年财政预算案”,并不能全面反映砂拉越发展和营运开支的具体情况,必须与联邦财政预算案相互配合才能较全面的反映出来。

主办单位今天虽然要我这里谈联邦预算案与砂预算案对中小型企业的契机与挑战,不过,在切合主题要求下,我仍想同时谈“2019年砂拉越财政预算案”,以及这项预算案如何配合砂拉越发展“数码经济”的愿景,这是因为“2019年砂拉越财政预算案”可以明显看出是为了逐步达至“数码经济”的愿景而草拟,而联邦预算案则明显侧重于应对庞大的国债。

预算案基本结构

先说“2019联邦财政预算案”,为了应对庞大国债,在削减各方面开支、诸如首相署开支以及缩小各种津贴的同时,也不忽略对低收入群体的扶助,这方面的表现可圈可点。

虽然预算案通过税制来扶助中小型企业的发展,但对砂拉越中小型企业来说,最低薪金制的打击是巨大的。在发展拨款方面,拨给砂拉越的拨款仅仅只有43亿4600万(占总拔款的7.94%),这不仅比拨给沙巴的50亿900万来得少,也与西马半岛获得的拨款有天壤之别,这叫砂拉越儿女情以何堪!这是不是超越以民为本的政治预算案?留给大家去省思。

砂首长兼财长阿邦佐哈里所提呈的明年度财政预算案,创下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以来多项历史,其超过119亿1400万的拨款,也是砂拉越有史以来最大的财政预算案。

值得特别提出的是,虽然总拨款超过119亿,但却没有动用到储备金,并预计明年可取得105亿1300万的收益,这项收益预算也是首度突破100亿。在扣除103亿9100万的总开销后,仍有1亿2200万的盈余,这无疑是一项创举。

预算案的发展开销为90亿7300万,占总预算的76%,行政开销则为28亿4100万,占24%。对一个发展中国家而言,发展开销超过营运开销,还算是合理与正常的预算案。

逾90亿的发展开销中,67%的60亿4900万是用在乡区发展,砂拉越的幅员辽阔,注重乡区的发展,将能全面带动砂拉越的经济起飞。

预算案的至要重点是从明年1月1日开始征收5%的石油销售税,这预计可为砂拉越带来38亿9700万的新收入。

《新契机·新挑战》

总的来说,2019年联邦财政预算案对砂拉越中小型企业是伤害大于受益!

这怎么说呢?这是因为预算案并没有为中小型企业提供较大的奖掖,只是维持过去的扶助发展经费,同时对缴足资本少于250万的中小企业,把公司税从目前的18%降至17%,这1%的减税影响不大,最多不过省下5000令吉,顶多也只不过对营运起作一点的帮助作用而已。

但带来最大的伤害是,将从明年1月1日开始落实的最低薪金制。我认为联邦在实行这项制度时并没有考励到砂拉越中小型企业所面对的困境以及在砂拉越现实环境下生存的空间。原因是西马半岛的最低薪金从1000令吉调至1100令吉,只增加100令吉,或10%。而砂拉越则从920令吉增至1100令吉,增加180令吉,调高了19.56%,同时政府还要在5年内,把最低薪金调至1500令吉,这也即是说,砂拉越的最低薪金5年后将调涨580令吉,或调涨63.04%。这不但将打击到砂拉越中小型企业的发展,更将威胁到中小型企业的生存。

最低薪金制 砂企业陷困

我们必须在这里表明的是,我们并不是反对调高最低薪金,而是联邦政府在调高最低薪金时,必须考虑砂拉越的特殊情况。砂拉越的中小型制造商除面对本地市场小,交通的落后外销也面对昂贵的运输成本,况且还要面对周边其他生产制造商的强烈竞争。

因此,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最低薪金制,将是砂拉越中小型企业的巨大挑战。

我总认为“穷则变,变则通”,要应对这项挑战,业者就必须做出转型与改变,较可行的方案是逐步将生产改为机械化生产,减少对人工的依赖,希望业者能考虑。

对砂拉越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我认为对中小型企业的商机处处,无处不在!发展经费的培增,其中60亿的乡村发展拨款就是最好的推动力,有了多一培的钱在市场流动,各行各业都会从中受惠,况且在将后道路建设完成后,砂拉越的广阔土地,尤其是农业将全面发展起来,到时对各行各业的商机将更多。

说到工业4.0、人工智能等,目前尚言之过早,我想我们目前迫切需要的是提升网速和覆盖率,大家都知道,阿邦佐上任首长后,便致力推动电子商务发展,但目前我们的网速尚未明显提升。首长在预算案中提及将兴建600个电讯塔,以提升网速。这样电子商务、国际电子商务平台才能搭建起来。而人工技能等高科技则须逐步落实,相信大家还记得首长在去年曾提出要在5年内培养一批高科技人才之策略,这是迈向工业4.0、大数据和高科技时代的台阶,希望大家给予配合。

石油销售税 收入新契机

我们说明年度砂拉越财政预算案的至要重点是砂拉越将从明年1月1日开始征收5%的石油销售税,这项新税制预计可为砂拉越带来38亿9700万的新收入。砂政府的这项创举,首长阿邦佐应记上一大功,原因是砂拉越拥有这项从未行使过的权力,是首长从宪法中发现到的。

欣尉的是,这项宪法赋予砂拉越权力的新税制,也获得砂拉越在野党砂拉越希盟的大力支持。砂希盟认为,这原本就是砂拉越的权力,砂拉越应该征收,但令砂希盟好奇的是,砂政府为什么到现在才征收。

之后,砂希盟又提出疑问,5%的石油销售税,是不是针对砂拉越人民使用的石油与天然气产品。针对这点,首长阿邦佐已作出明确的回复,即只针对外销的石油与天然气产品。

同时,首长在砂议会通过项预算案时也告诉砂拉越人民,5%的石油销售税,将由砂成立的特别部门,根据原油生产的仪表与原油国际市场价格来抽取。

虽然是宪法赋予权力,但砂拉越政府要落实这项新税制,我们认为前路依然崎岖,这可以从联邦经济部长阿兹敏访砂的谈话反映出来,他说,他将和砂政府商讨此事,原因还是一句老话,即恐怕会打击到国油的发展。

凡事有因必有果,砂人民索回主权意识高涨不会没有原因,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与2012年领海法令的通过与落实,都是导因之一。就如副首长拿督阿玛道格拉斯在立法议会总结时所说,尽管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数十年来为国库作出巨大贡献,但遗憾的是,砂拉越却无法享受足够的联邦拨款,因此砂拉越的基建设施与社会文化发展,远远落后于马来亚半岛。

作为砂拉越人民,索回立国契约下的主权,天经地义,不能视为是不爱国之举。

征收5%的石油税,对砂拉越来说,是一项新契机,也是一项新挑战,我们希望砂希盟,能站在维护国家永久团结和谐的立场,大力支持这项税制的全面落实。

一旦落实这项新税制,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范畴内将拥有更大的资金来发展砂拉越。只要拥有足够的资金发展基建,尤其是乡村的基建,特别是道路的建设,就能带动乡村的发展。同时也可在扶助砂拉越中小型企业发展方面,助一臂之力。

重乡村发底 常动砂经济

我们坚决认为,必须拥有完善的基建设施,才能带动发展,世界各地发展的推动均是始此,先建基建,才能带动发展。

在这方面我们也欣慰看到,砂政府把67%、或60亿4900万投在推动乡区发展上,包括道路与桥梁的建设,以及为乡村提供水电供应等。正如中国“改革开放之父”邓小平说:“亦至富,先开路”,这是千古不变的硬道理。

首长阿邦佐明确告诉我们,乡区发展将是砂拉越明年的最重点关注项目!其中乡区转型计划获5亿、2亿4千300万充作推动小型乡区计划用途、及7千200万令吉改善砂贫困群体房屋计划等。

此外,砂政府也分别分配11亿500万令吉和1亿9000万令吉,作为道路、桥梁、渡头等连接工程计划,及水供计划用途(三马拉汉至诗巫瑶,石隆门,伦乐及三马当等)。

此举的目的,是要在2019年加强农业发展,并放眼把砂砂拉越打造成为农产品净出口州目标。为配合这项目标,预算案也将分配3亿1500万作为加强农业发展资金。

说到这里,我想补充一项关系石油税收的问题是学前教育问题。教育虽是联邦权限,但学教育不在联邦教育部管辖范畴内,而首长也没有在预算案中提及,但首长曾在之前宣布,他将利用石油税收益来开办学前教育班,尤其是在内陆乡区。

首长作出这项宣布时,我们大都还不知道砂政府要抽取5%的石油销售税,现在来回看,首长早已作出长远的打算。

学前教育,不要说在内陆乡区,在郊区也仍然十分缺乏。在学前教育日益显得重要的今天,这将是惠及全体砂拉越人民的一项政策。

总结

中小型企业是工业之本,砂拉越预算案强调工业基础建设,这是扶助中小型企业发展的途径之一。另外一方面,首长日前宣布拨出500万令吉,以协助青年创业,这更是协助中小型企业发展的步骤之一。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中小型企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因此,我希望政府能关注中小型企业所面对的难题,推出更多有利中小型企业发展的策略。

联邦方面,在推出任何政策前,也要考量砂拉越所面对的各项客观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