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签署ICERD的理想与现实

在过去两个星期,大马是否应该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课题受到了热烈讨论,除了有表态支持的党团,也有不少政治人物和组织站出来反对,而巫统和伊斯兰党则计划联手举办集会反对政府签署公约。不过,这课题在周五出现了变化,首相办公厅发表声明宣布大马不签署这份公约。

在时事评论员眼中,这课题与是否承认统考的议题一样,只是希盟用来捞取选票的工具,同时也有助于塑造政府在国际社会上的形象。

评论员唐南发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说,虽然外交部长赛夫丁一度向驻马来西亚的联合国代表,申将签署一系列公约,包括ICERD,但9月他在纽约的联合国大会上表现犹豫,特别是难民公约。

“11月初,赛夫丁又说,ICERD 并非优先事项,可以押后处理,可见希盟根本没有作好签署这些公约的心理准备。”

唐南发也特别提醒支持签署的华人,他们没有想过签署后,将来国家也会有立法禁止歧视缅甸人,叙利亚人、非洲人、印尼人、罗兴亚人等。

随着巫统和伊党联合起来发声后,人们可以看到中央政府开始放软姿态,唐南发认为,首相马哈迪正在静观其变,万一发现巫统和伊党成功就这议题动员马来群众,势必暂缓。

担任联合国独立顾问的唐南发点出了一个509全国大选后的迷思,既大家以为推翻国阵政府,就意味着全民要求平等,而忽略了大部分马来选民并没有把票投给希盟。

“因此正在极力争取成为‘正统巫统’的土著团结党,不可能在这个议题上惹怒马来人,届时难堪的会是行动党。”

与此同时,唐南发也批评希盟政府对国际公约的态度不认真。

他举例,在竞选宣言第26项承诺中很含糊地写“确保马来西亚拥有受尊重的人权纪录”,却并未列明哪几份公约,只提了《国际政治和公民权利公约》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英文版竟然将盟约(Covenant)写成公约(Convention)。

接着在竞选宣言的第59项承诺中提到签署难民公约时,正确的英文字眼应该是签署(sign)而不是批准(ratify),因为批准的意思是获国会批准正式生效。

“程序上,任何政府代表国家签署国际公约以后,再交由国会通过核准方能生效。国家都还未签署又何来国会批准?光这几点看来,就知道希盟的国际人权承诺纯粹是门面工夫。”

被询及如何看待支持和反对签署者的论述时,唐南发从历史角度解释说,当初我国制订宪法考虑到马来社群在经济上相对落后,才会有土著权益的保障。然而到了今天,马来人的经济条件普遍上改善了,赤贫的不再是他们,而是原住民以及部份的印度社群和东马土著。

“不过,经历了六十年的洗脑,马来人基本上认定自己是土地之子,是主人家(tuan rumah),这已经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难以动摇。特别是马来西亚允许华人和印度人享有母语教育,保留本身的文化,对马来人而言已经很宽容。”

唐南发说,即使今天的马来社群已经处于小康甚至小富的状态,土著地位和权益仍然是唯一可以凸显自己主人家地位的方式。

“一旦签署通过了ICERD,对他们就意味全民平等,每个马来西亚公民都是主人家,如何还能强调自己高人一等的地位?”

唐南发也特别提出ICERD第一条的第四点的内容,专为使若干须予必要保护的种族或民族团体或个人获得充分进展,而采取的特别措施以期确保此等团体或个人同等享受或行使人权及基本自由者,不得视为种族歧视,但此等措施的后果须不致在不同种族团体间保持各别行使的权利,且此等措施不得于所定目的达成后继续实行。

“换句话说,ICERD并不排除国家制订扶弱政策以确保社会各族群取得平等的经济地位,毕竟很多国家都有保障弱势族群,特别是原住民权益的政策。”

他补充说,很多人不晓得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第152条承认马来人为土著,同时规定政府有义务确保其权益。但新加坡国会早在去年十一月就核准通过了ICERD,可见此公约并不会影响土著地位。

“题在于华裔社群如今在意ICERD是希望希盟落实全民平等的承诺,进而废除土著权益。如果马来西亚通过ICERD却依旧保留土著政策,对非马来人而言就落得不汤不水,失去了意义。这是希盟自己制造的困境。”

 

转载 / 透视大马